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萧山人自己的网上社区-北干听风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搜索
查看: 38512|回复: 2

散文︱梅西沧桑

  [复制链接]
     

19

主题

197

帖子

1185

贝币

高级认证

Rank: 5Rank: 5

积分
1488
发表于 2018-5-19 16:57: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东山大谢 于 2018-5-20 08:25 编辑




散文︱梅西沧桑

作者:谢君


                                       1

    已经很多年没有跑去梅西了,这句话的意思是我去过梅西。在从前,我喜欢在钱塘江边一个人骑行的八十年代。那是我终日无所事事的时光,从我工作的小镇新街出发,在路上可以跑上几个小时,跑到最远的地方,快与绍兴接界了,那里就是梅西,这应该是我与梅西最初的接触。这个过程完全是即兴的,一趟观赏白云停在空中的远足。虽然我的自行车锈迹斑斑,十分破旧,但车轮很大,速度极快,而更为重要的是,顺着大堤由西而东,几乎每一处都是风景。
    在我脚下移动的漫长江堤,据说是沙地人的水上长城,又高又宽,尘土上印有无数密集的车辙。不过于我而言,它只是一处适于骑车飞驰的地方,道路好走而又空旷美丽。放眼望去,平缓的滩涂上芦苇青草,稍远处,百余米外,就是烟波浩渺的江面。江水粼粼,白鹭飞行,风光与众不同,偶有捕捞船只轻盈飘过。与我老家的浦阳江相比,钱塘江无疑更为开阔,也只有这样的开阔才配得上浙江第一流的称号。
    随我飞驰的还有田园风光,无际的广阔和葱茏令人沉迷。沿途尽是茂盛的棉花络麻,小路上疯长的野草,还有大片的西瓜地跃入眼帘,一景一物令人喜欢。最美的还是笔直的小河,岸上植有桑树和闪闪发亮的竹子,它们长在隆起的土堆上,这些土堆应该是挖掘小河时人工挑起的。
    路上并不沉闷,随时可以歇上一会,享受绿荫和江风。静悄悄的路上树木枝繁叶茂,有几十年的样子,偶尔几声鸟鸣在树丛中突然鸣响。与此同时,也可听到堤下传来的大喊大叫,那是挖黄蚬、抓泥螺、寻找毛蟹的少年身影,几个提着铁皮桶的顽皮小姑娘,几个光着脚丫在慢长的江滩上踩踏泥巴的男孩子。无疑,这里是他们的乐园,留下童年快乐的地方,并且十分奢华,与钱塘江为伴的欢乐那是别处绝对没有的。
    不过,给我印象最深的一幕不是少年,而是江边等待潮汛的村民。他们生于斯长于斯,异常大胆,背着长长的竹柄的网兜与江潮赛跑,并不时刺向咆哮而来的潮浪。于是窜聚水面的鱼虾成了他们的盘中美味,这样的收获让人羡慕,而他们自己对此也特别骄傲。
    那一刻无疑也是我骑行的最大乐趣,就在辽阔美丽、宁静安详之中,忽然,一条白线在远处的江面上出现了,随之隆隆之声隐隐而来,响彻围垦大地,最后整条白线变成了一队狂奔的野马,向着堤岸横空扑来。那真是壮观,大自然惊心动魄的神奇。
2
    关于梅西这个地方,我记忆中只有一个晃动的印象,那是他们来到上萧山的自行车的铃铛声,有两只筐子绑在后车架上,盛装着腌制的大头菜和冬芥菜。风让他们的铃铛声和叫卖声充满整个小镇,非常清晰,特别是在炎炎夏日的正午时刻。可以说这样的感觉十分飘忽,就梅西的过去而言,我以前所知十分有限。
    事实上,那是东沙地区最为古老的小镇。神奇的是,当我知道了它的来历,我发觉和武陵人发现桃花源一样的奇妙。根据当地老人的回忆,最初来到梅西的人口主体,是绍兴前梅山那边的人。事情是这样的,有一天,一个打渔的绍兴人,从一棵桑树底下解了船,接着划到了钱塘江面上。就在江上飘荡之中,令人大为诧异的一幕出现了,一片神秘的土地呈现在他的眼前,并且非常广阔,于是打渔人捷足先登。
    那是东海龙王爷送来的土地,大约200年前,随着钱塘江改道,向北迁移,北岸的海宁县居然把一大片土地送给了南岸,从而成了萧绍平原的一部分,这片望不到边际的土地叫南沙。其后,由于江流泥沙的进一步沉积,于是东沙这片新的滩涂也随之形成。
    任何一片土地的发现都是令人惊奇的,很快,追慕而来的绍兴人愈来愈多,颠簸着独轮车绕过一座叫前梅山的小山,摇着小木船跨过一个叫梅林湾的河湾。毫无疑问,他们变卖了旧居和家当,告别了故土和近邻,在一个个遥远的阳光和煦的日子里,装运着坛坛罐罐各种家什,从前梅山那边迫不及待地启程而来。
    出于新的人生向往,他们融入荒无人烟之地,搭置草舍,架设灶台,围堤垦殖。于是萧绍平原上多了一个地名,叫梅西。
    任何一个地名都是一方土地的名片,记载着岁月的交迭和变迁。两百年后,虽然滩涂的沉淀继续向外扩展,新的土地更加辽阔,迁居而来的人口愈来愈杂,但他们迄今还是感觉是和鲁迅一个地方的人,在梅西,浓浓的绍兴口音依然弥漫着,民俗也与绍兴一模一样。
3
    袅袅的炊烟在空旷中悠然浮升,就像野花在新的土地上一朵朵敞亮起来。
    炊烟之下是低矮的草舍,用竹木搭就框架以后,覆盖稻草编织的草苫。毫无疑问,这是非常幽暗和原始的栖身之处,住上一二年之后就问题成堆了。无论冬天大雪的积压,春秋天爬虫的捣乱,还是夏天的狂风,都将使人烦恼不已。特别是遇上狂风天气,如果不用一条条绳子像系停船只一样将茅草顶系于嘎嘎作响的大树之上,嗖的一声,茅草顶就不翼而飞了。
    任何一条通往新生活的道路,也必将饱尝人生的艰辛。伫立荒草丛生的滩涂,在静听鸣虫的优美音乐之时,那些数十里外从不同地方跑来的人,每一个人都将面对盐碱地上的荒凉冷寂。
    初来乍到,他们成了江边的晒盐人,在这里开辟了晒盐场日复一日,煮海积盐,垦种桑竹,繁育牲畜。那时在这片沉积的淤沙上,从煮沸的江水中,随时都可以析出白花花的食盐。
    渐渐地,荒滩变成农田,一个个硕大的田字格出来了,田字格中有了蛙声的演奏。适于盐业生产的滩地积水排干,经过积极改良,已经可以尝试农作物的耕种了。
    使人心旷神怡的犁沟开始延伸了,田垄上有了油菜花的金黄,棉花的洁白光泽和稻穗的芬芳,平坦宽广的土地正把一切农作物的颜色叠加起来,揉合成一幅厚重密实的瑰丽图画,令人豁然开朗。虽然这不是一天两天的事,然而随着男耕女作的周而复始,随着深一脚浅一脚地行走,梅西告别了冷寂,慢慢散发出青春茁壮的气息。值得一提的是,到了民国时期,这里的棉花生产已经成了萧山境内纺织工业的重要原料基地。
    大地日渐葱茏,白云如丝绒般飘垂,但是,决定他们生活全部的,依然是江河的旨意。叫人紧张和忧虑的是,由于江道主槽摇摆不定,滩涂兴毁无常,倒塘决堤的频繁,使新土地上的定居者们寝食不安。没有人不明白这样一个道理:如果撞上倒塘,人生就将被赶到绝望的边缘。也许仅仅一夜之间,他们就得在另一处荒滩上重搭草棚,在困苦中重新起步。
    众所周知,钱塘江又名罗刹江,罗刹是佛教里厉鬼的意思,也就是说,这是一条凶险无比的大河。特别是到了黄梅雨时和台风季节,一日两番的江潮声势浩大,风浪之高,惊天动地。在一本叫《警世通言》的小说书中,学识广博的冯梦龙就曾将钱塘江上的涌潮列为天下最为莫测与惊人的自然景象之一,与雷州的如鼓的雷声、登州的海市蜃楼相提并论。
4
    钱塘江潮势强盛,一旦侵入江堤,堤内的土地、庄稼和房屋就被吞噬而去,无数的财富消失得无影无踪,这样的灾难在这里数不胜数,文字记载比比皆是。虽然清末时钱塘南岸修筑官塘,民国时又修了一条曲曲折折的南沙大堤,但是土筑的大堤,抵御不了铺天盖地砸来的江潮。凶险的涌浪一再夺去生活的宁静和幸福,曾有多少人为之黯然,为之忧伤以终,毫无疑问,这是梅西历史深处的隐痛。
    这片多灾多难的土地最终平静下来,要到上世纪七十年代。为免受江潮泛滥之苦,治江课题摆上了政府的议事日程,一个战略性的构想随之而生:成立围垦指挥部,大规模挑土围涂,抛石筑坝防御洪潮。于是,一个具有纪念意义的宏大工程实施了,梅西顿时热闹起来,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家家户户上了滩涂。
    梅西八字桥见证了这一场历史性的博弈,千军万马与大自然抗争的博弈。这座八字桥横跨在盛陵湾与义南横湾的交汇处,许多上了年纪的村民都知道,在大围垦时期,这里是远道而来的围垦大军必经之地。每天,浩浩荡荡的人流成了桥上特有的景观,挑担步行的,踏着自行车的,推着独轮车和拉着钢丝车的,各个公社的精兵强将摩肩接踵,纷纷奔赴指定的挑土工段。还有拖拉机突突叫喊着向东行进,车厢内满载男女社员以及他们的劳动工具和安营扎寨所需的被铺等物。
    连片的滩涂一丘丘成型了,江岸线外移了,石砌大坝挺立了,这无疑是值得后世铭记的事件,一个历史性的进步。随着围垦工程鸣金收兵,钱塘江凶猛的涌潮悄然褪去了它野性的力量,从此梅西波澜不惊,高枕无忧。
    “东海若知明主意,应教斥卤变桑田。”
    北宋时期苏东坡以诗的语言寄寓的愿望,征服潮患、造福百姓的愿望终于在共和国实现了。自那以后,整个围垦大地变化了,梅西变化了。在短短的几十年岁月之后,茫茫的海涂日益灿烂,承载了人们为之奋斗的一切,成了蔬菜瓜果和花卉苗木的翠绿良田,成了令人向往的丰饶之地。而曾经让人忧心的南沙大堤,不再直接临江,退居为一条贯穿垦区的乡镇公路,路上树木成荫,每逢公共汽车驶来时,繁茂的枝叶便发出像是欢迎的哗啦哗啦的声响。
5
    土地是永恒的,生活在继续。白云苍狗,时光匆匆到了 2018年,当年的茅草房早已难觅踪迹,取而代之的是白墙黛瓦的宁静农居——大部分家庭都够得上别墅的标准了,一座座或纵或横,顺着梅林湾、党山湾和义南横湾一路连绵。吸引人的还有房前屋后圈起来竹园菜园,随处可闻的鸡鸣狗叫。时值初春,油菜花一路金黄,田间跑着下地干活的小汽车。田园诗式的美好图景让人联想到桃花源,一个真实的放大的桃花源。
    一切今非昔比,旷野上除了远处的江潮声,又响起了机器的哐啷哐啷声,挖掘机的轰鸣声。可以说,今天的梅西展现了新的神奇现实,我们看到了它从江上涌现以来最美丽的画面。而尤为令人瞩目的,是小镇的城镇化进程,由于红十五线、梅林大道和钱江通道的贯穿,这里逐步发展成了工贸强镇与建筑名镇。交通与大地的平坦广阔结合,使梅西的发展又跃进了一步,一个未来的灯火阑珊的沙地风情小镇已展雏形。
    梅西正在收获美好的未来,这一切让人神往。当然,这一切不是在懒散地打发日子中诞生的,它来自于一代代人日复一日的艰辛付出。
    蔬菜瓜果的盛产使梅西食品加工商业繁荣,在八字桥北有一个酱菜厂,经营的酱菜和泡菜风味独特,远近闻名。那一天我们走进了厂房,在参观时我听到一个细节,是厂长王跃泉讲述的。王厂长80年代末招工进厂,然后被送到上海酱菜厂七分厂实习,他说:
     “上海人干活懒惰,两个人抬一百多斤。我找了一副扁担,一个人挑二百多斤。我表现好,一个人干了四个人的活,他们也客气,送我到扬州进修。然后我把制作工艺全部学到了手就回家了。”
    一语道破了梅西人淳朴、坚强和进取的精神气质。
    自古钱塘岁月长,虽然江滩上的拓荒已经成为历史,但坚韧和创造的精神依然在这片土地上弥漫着,正是这种精神,使梅西人在钱塘江畔开创了自己的天地,写下了他们的奇迹。
    这一天,在梅西八字桥酱菜厂,我看到了一个个水泥大池以及在生产一线手工劳作的女工。她们在分拣和切菜,手下是这片土地上的萝卜、黄瓜、榨菜、大头菜和精巧玲珑的大蒜头等。这些小玩意儿大小均匀,色泽晶莹,是萧绍人平时爱吃的,也是我钟爱的早点菜肴。在此,我可以向毛主席保证,它们特别好吃,咬一口,清脆爽口。
                                               2018.05.1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102

帖子

285

贝币

打工一族

Rank: 3Rank: 3

积分
342
QQ
发表于 2018-5-29 21:08:2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老师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3348

帖子

3406

贝币

百万富翁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3494
发表于 2018-6-1 21:32:17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时候,村里也经常有沙地方向的一位男人,骑着大自行车,后面装着好几个坛子,里面有萝卜干,冬芥菜,大头菜等等,隔一段时间来一趟,生意也很好,许多村民一听他的叫卖声就跑出去买了!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干听风 ( 浙ICP备05002451

GMT+8, 2019-1-21 07:25 , Processed in 0.126529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