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萧山人自己的网上社区-北干听风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搜索
查看: 33256|回复: 1

端午较龙——《古塘月》节选

[复制链接]
     

9

主题

107

帖子

320

贝币

打工一族

Rank: 3Rank: 3

积分
348
发表于 2018-6-18 10:35: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端午较龙——《古塘月》节选

      五月端午是小镇人的大节,这一天小镇有一项很重大的活动——较龙。
      过了小满,天气一日比一日好起来,厌厌的梅雨也趋尾声,等到夏至以后,熏熏的南风、腾腾的太阳把田头地角屋里院边吹烤得干干的焯焯的,一点点火星便会引起泼天大灾,尤其是小镇北面的沙地,农居多是草舍,几根毛竹竿支撑的屋架上披几片茅草或稻草苫,哪禁得祝融老爷光顾折腾,往往一星火绵延几家甚至几十家,有时风助火势,带火的零星草苫飞过弯弯的小河,殃及对岸人家。因此小镇人在安居乐业的同时虑及了防火灭火,“龙”便是这特有的消防器具,也成了小镇人生活实力的象征之一。
       “龙”是较为原始的消防器,主体是一个高约五尺长约宽约五尺长约七尺密封的椭圆型木桶,木桶内装有利用杠杆和活塞原理的机关,操纵机关的是木桶顶上海碗粗的木杠,木桶顶上的后盖可以翻动,以便及时倒水,木桶顶上的前端有一根粗粗五尺多长的铜瞄子,象一尊炮,使用时,人们往木桶里装满水,十六个身强力壮的男人分别双手一上一下紧压木桶两边的大杠,于是龙座内的活塞上下运动,把从水压出瞄子喷出来。取名“龙”大概有两层意思,一是取其意,龙是天上的神灵,能够兴云布雨,可以和祝融老爷斗上一斗,二是取其形,这器具能喷出高高的水柱有龙一样的能耐。
      其实,最要紧的是巍然挺立在“龙”座上把握水管的指挥者,乡人称为把“瞄子”的,也称龙头,是龙的灵魂。
      小镇的“龙”在南沙几十里是很有名气,大大小小的共有五支,其中最大的数西街邢姓家族安放在龙图殿左侧龙房的“永安龙”和东头赵家祠堂的“久安龙”,中街的一支和还有其他其它两支要小一些。无论哪里有火情,只要听到一路传递的火铜锣声, “龙”就会迅速自行出动,不计任何报酬,是一项公益事业。
      一支“龙”排场不小,光水桶一百副就有担水队员几百人,还有抬“龙”班、赶水班、打旗的、扛云梯的,敲铜锣的等不下几十人,这些人平时都从事各项各业,听到火警各就各位职责分明且都是义务的,平时器具维修添置的开销,都是几家按股支派的,当然最后都是邢家包底的。管龙房阿虎伯是邢氏家属的一个老鳏夫当过龙头,七十来岁了长年住在龙房捎带为龙图殿看门,很尽职,每每定时把百来副木水桶挑到河浜去浸泡,把铜锣抹得亮亮的,把云梯、挠钩、钉耙、铜球火把等摆放得整整齐齐,把龙拾掇得干干净净。
      五月初五一早,家家门上插起了一把一把青青的散发出阵阵浓郁香气的艾叶、菖蒲叶。
北边后湾旁边的灰堆场的东西两侧,是看“较龙”的地方,家家户户都早早地摆好了长条板凳,争看这一年一度的热闹场景。
      好天气!浅蓝色的天空竟无一丝云彩,金色的太阳挂在正空中,后湾宽广的水面波光粼粼,湾北岸的水杉树泛着亮光,水边的小草亮晶晶的,湾南岸空广的灰堆场中央,五面分别绣着永安、久安、平安、昌安、太安字样的杏黄大旗猎猎起舞,龙旗下五座龙静静地蹲在那里,刚釉过的龙座闪着似黄似红的神秘色彩。
      来了!每座龙上站起了各自的首要人物——龙头,每个人的颈上都挂着一个警哨。
      永安龙上是大伙熟悉的左手阿炳,五十岁左右,五短身材,戴着铜帽,身穿斜领黄衫,腰上扎一条雪白的五寸宽的长长汗巾,脚登一双彩色的布条结的凉鞋,古铜色的脸上油光光的,一副好身板,像戏里镇守边关的杨六郎。
      东街久安龙的龙头和龙座一样光彩照人,龙座崭新,听说用上好的四十九斤铜、四十九斤锡、四十九根杉木打造,龙头是一位书生模样的年轻人,西色分头一缕头发挂在前额,一袭淡灰的竹布长衫下摆掖在腰间,如大学校园慷慨演讲的学生,黑色的厚底布鞋,像戏里的靴子,又似银铠小将常山赵子龙。
      昌安龙、平安龙、太安龙的龙座上也都站上了各自威风凛凛的龙头。
      灰堆场沸腾了,后湾沸腾了,南北两岸警戒线外、远处楼房的窗户上、灰场周围的柴禾堆上、树桠叉上密密麻麻地挤满了大人和孩子;湾边的柳树丛和芦苇丛边站满了许多小后生,灰堆场警戒线外的凳子上也站满了人,人们在议论在呼唤在猜测在争论,都希望自己家族的龙一展神威,当然最较劲的还是赵、邢两个家族。
      永安龙较龙夺魁已经好几年了,左手阿炳仿佛就是永安龙的化身,一年中小镇远近总有三两起火灾,只要永安龙到只要左手阿炳到,街坊邻居就会相互庆幸:有救了!
      左手阿炳十八岁时第一次上龙座把瞄子觉得好威风,将全身的力都运到拇指上,只想获胜,暗自告诫聚些力再聚些力,等到实在按不住时却忘记师傅叮嘱的只能移动拇指而猛一松手,水柱呼的直射出去,足有一百米远,人群中一阵欢呼,阿炳却只觉得天旋地转右手钻心的痛,原来是水的冲力折断了大拇指,从此阿炳苦学用左手摆弄瞄子,成为永安龙的一代龙头。
      五面杏黄色的龙旗下,五尊龙静静地蹲在那里,阳光下龙座通体闪亮,几个威武的龙头在龙座上站定了,龙头们一摆右手,各龙的揿龙手上来了,十六个人分两行在龙座左右扶住了龙杠;龙头们又一摆左手,各龙所属的担水手队伍齐刹刹地站好了,几十人担着水桶一个接一个长长一溜,肩上的檀木扁担亮闪闪的;这些“龙兵”大多是脚板行的脚夫,往日无地位受人轻视,今日难得露脸个个神情肃穆动作麻利,这些“龙兵”个个身穿杏黄色的坎肩,当胸黑圈内分别是一个大大的“永”“久”“昌”“平”“太”字,后背一色的“安”字,很像戏文里摇旗呐喊的“勇”字兵。
      五十弦翻塞外音,沙场秋点兵。阵式相似,气氛迥异。蓝蓝的天、粼粼的水、绿绿的树、青青的草、欢乐的人群,何曾可觅古战场的塞外景,可是,闪亮的龙座、飘舞的龙旗、整齐的龙兵、肃穆的龙头、浩大的场景又分明可见大战的硝烟。
      各龙身后灰堆场的南端,热闹的人群泾渭分明地各成一个个方阵。
       “镗!镗!镗!”三声太平锣响!较龙开始!
龙头们稳稳地把了住瞄子。揿龙手“一二一、一二一”上下压动龙杠,节奏逐渐加快了;担水手们竞走似的一溜往前赶,身后丢下“呵嘿!呵嘿!”的一串号子,从取水的指定地段到龙座前,几百担水人往来有序如一条条滚动的长蛇阵,“龙兵”裸露的颈臂黑里透红好似上了釉。
      五尊龙上的龙头依然稳稳地站在龙座上,神情紧张沉住气互相较量着。
      看场上的方阵哄起来了,嚷得最响的是妇女和孩子,几乎是疯狂地各自为自己的龙兵喊加油的间隙,也捎带着与旁人议论争执,满耳只听得“夺魁!”“夺魁!”的声响。
      许多观看人也自觉加入到运水队伍中去了,湾边的浅水中,站满了裸着腿的男人,相帮着装水、提上堤岸。
      憋了半个时辰,昌安龙、平安龙、太安龙吃不住力了,先后放了瞄。
      “唰!唰!唰!”阳光下三条光闪闪的水柱先后直射湾面,平静的水面反窜起一支支水柱,溅起一朵朵闪亮的水花。
      永安龙不愧是老龙,左手阿炳也不愧是老龙头,在另外三支龙相继放瞄子时,神情还很泰然。但是一会儿便觉得随着揿龙手的不断加压,龙座微微地颤动起来,渐渐地颤动幅度大了起来,犹如患气喘病的老人,左手阿炳心里一阵透凉,龙老了,不胜负荷在喘气呢,用眼角扫了一眼久安龙,新龙到底是新龙,这么长时间的压气居然纹丝不动,又看一眼自己脚下的永安龙,几个醒目的疤痕似乎在述说身经百战的历史,老了老了,随即也分明感到了左手拇指已经吃上十斗米的力了麻兮兮的,又看一眼奔跑似飞的担水龙兵和挥汗如雨的揿龙手,觉得全体龙兵的力都凝在自己的左手指上了,便咬住牙使劲地憋着,时间像凝固了似的。
再看一眼久安龙上的年轻人,啊!左手阿炳由心底涌起一股悲凉,那后生站在簇新的龙座上,那样的稳当,涨红的脸透出青春的气息,龙老了我也老了,十斗米的力是永安龙的极限,今朝要输在一个小后生手里啦,不、不甘心,还是再挺一挺。
      两条龙较上了劲,两位龙头较上了劲,两个方阵较上了劲,两方家族较上了劲。
      “左手阿炳!加油!”
      “久安龙!加油!”
      噪噪杂杂,人群中只听得“龙!龙!龙“的呼喊。两家的头面人物也扔了斯文与体面,摩拳擦掌加入了呐喊、助威的较劲行列。
      左手阿炳明白把瞄子不仅是力的较量还有智慧和经验的较量,于是又一次憋了口气捎带瞄了一眼那小伙子,小伙子脸发青,也快吃不住力了,再挺一挺,阿炳的心中添了一份信心。
      场上气氛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看看两位龙头的神情,有人在议论:
      “姜还是老的辣!”
      “久安龙还是不行啊!”
      “永安龙又要夺魁了!”
      忽然,左手阿炳觉得手上一阵凉丝丝的,定睛一摸,不好!铜瞄子有微细的沙眼渗水了,便大喊一声:“天意啊!”随即毫不犹豫地放了水。
      就在永安龙放水后的瞬间,久安龙也放水了。
      警哨响起,一前一后两条遍体透明的巨型水龙飞升起来,走一个漂亮的弧度,穿过大半个湾面,一头稳稳地扎入水面,一会,水面才反弹起两根丈高的水晶柱子,接着又像天女散花似的撒下了满天的珍珠。
天空愈加亮了,太阳愈加亮了,一切都是亮晶晶光闪闪的。较龙的胜负输赢已见分晓,争斗的初衷移向了嬉戏。
      场上的气氛如燃烧般喧腾。
      观看的人群欢腾了,龙兵的神情欢快了。五条运水的长龙来往滚动,五组揿龙手一上一下使劲压水,五个精神的龙头更是大幅度地甩动手中的瞄子,上下左右,五条粗细不一的水龙则在明亮的空中上下翻腾、相互搏击,一会儿一起昂首直冲青天,撒下漫天珍珠,一会儿争先恐后地扎入水中,溅起玉柱冰峰,一会儿五条龙扭成一股组成一个巨大水柱一起涌进河里,翻江倒海般的掀起拍岸雪浪,一会儿又相互缠绕,飞珠溅玉……  
       “虹!虹!”一条七彩长虹掩映在水龙西边闪亮的空中,随之又有若隐若现的几条彩虹出现在湾后边的上空,阳光下,七色彩虹也随水龙一起在空中上下飞舞、畅游、嬉戏……
      水面上升起一阵阵薄薄的雾气,群龙聚首,横空出世,是幻景也是仙景,天醉了,水醉了,龙醉了,虹醉了,小镇人陶醉了。
      “龙显灵了!” “龙显灵了!”几位老年人跪下磕头礼拜。
      “镗!“镗!“镗!”太平锣三声响,龙头们收回水龙挥臂喊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05

主题

1649

帖子

2473

贝币

百万富翁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2445
发表于 2018-6-27 18:54:56 来自萧然在线APP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干听风 ( 浙ICP备05002451

GMT+8, 2019-1-21 07:50 , Processed in 0.120076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